• <em id="RaJuZeJ"></em>
    <li id="RaJuZeJ"><object id="RaJuZeJ"></object></li>
  • <em id="RaJuZeJ"><acronym id="RaJuZeJ"><u id="RaJuZeJ"></u></acronym></em>
    <dd id="RaJuZeJ"><pre id="RaJuZeJ"></pre></dd>
  • <li id="RaJuZeJ"></li>
    1. <dd id="RaJuZeJ"><noscript id="RaJuZeJ"></noscript></dd>
      <tbody id="RaJuZeJ"><noscript id="RaJuZeJ"></noscript></tbody>
      <button id="RaJuZeJ"><object id="RaJuZeJ"></object></button>
    2. <dd id="RaJuZeJ"><pre id="RaJuZeJ"></pre></dd>

        <tbody id="RaJuZeJ"></tbody>

        <tbody id="RaJuZeJ"><noscript id="RaJuZeJ"></noscript></tbody>
        <em id="RaJuZeJ"><acronym id="RaJuZeJ"><u id="RaJuZeJ"></u></acronym></em>

        <dd id="RaJuZeJ"><pre id="RaJuZeJ"></pre></dd>

              1. 博观春拍 张永来:我在藏区画唐卡张永来唐卡

                国内旅游景点排行

                2018-05-15 10:0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藏地给我的最初震撼,  来自一位平凡的老妇人。   她去世7天之后,尸身仍然非常柔软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人们为她念经,将她洗净,  捆在摩托车后座上送去天葬。   秃鹫落下来,  我看着她一点点地消失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汉地生活纠缠我的紧张、欲望、争夺,  仿佛也跟着她消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是张永来,一名有点“轴”的玉雕师。

                  做了二十年大件汉传佛像。

                  ●  2013年的我每天都处在艺术瓶颈期的苦闷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自身、市场,都很难突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机缘巧合下,皈依于甘孜藏族自治州历史悠久的热哈寺。   我的师父江措上师,为我取名“玖美洛珠”,  藏语意为“平安智慧”。   在那里,我被最正统的唐卡艺术深深折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今年是我学习唐卡的第五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每个元旦之后的三、四个月间,  我都会和师父一起住在寺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修佛,修唐卡。

                  热哈寺所在的四川炉霍县,平均海拔有4000多米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最初的一周,我每天嘴唇乌青,呼吸困难。   住在没有暖气的木房子里,  水要自己去山溪挑来,用高压锅才烧得开。   所以当地人吃饭也很单一简陋,青稞面就着酥油,  吃完之后把碗舔干净。   与世隔绝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手机没有信号,与周围人语言不通。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一年的春节、初三那天,我独自跑到山上去,  天上的秃鹫看见我,就在我头上盘旋,  仿佛在等着将我天葬吃掉。   ●  三、四个月看似很长,其实才够绘制一幅唐卡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制作画布要一周,之后才能正式开始在布上作画。

                  首先是严格遵守《佛造像度量经》规定的比例打度量线,  然后才是线条勾勒、颜色晕染等等。   颜料都是手工研磨的天然宝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对我来说,唐卡最大的魅力就在于严谨:  因为他首先是佛教圣物,是用来供奉和观想修法的,  其次才谈艺术价值。   随意绘制,不仅是破坏佛像美感的问题,  更是对佛的亵渎与不敬。   比例、颜色、仪态、配饰等等,来不得半点马虎。   如果画错了,救人也变成了害人。   奇异的是,这种绝对严谨并没有导致死板,  近千年来,一代代唐卡师父专注于不断地完善细节:  灵动多变的线条、丰沛旺盛的情感、经久不衰的色泽,  共同构成了唐卡的瑰丽与神圣。   ●  从藏区下来,我自然将唐卡运用到玉雕中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由于我做大件立体雕太久了,  所以在小件作品上,  也喜欢用费工又费料的高浮雕来表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唐卡是平面的,所以我还会参考藏地的金属佛像。         其实很多题材用玉表现的效果比金属更好。   比如观音菩萨的化身——度母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同于汉传的观音以慈祥饱满为主,  藏地度母外貌是秀美的少女,脸型上款下窄,  白度母弓眼、鼻子直而尖,  绿度母则是梅花鹿眼,鼻子稍圆润一点。   玉石材质的温润,更适合表现度母的飘逸灵动。

                真钱赌场19119澳门公司